地方文化建设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文化建设 >> 正文

谷雨诗会获奖作品(一)

2017-04-28 16:54:29人浏览

春天, 最后一场冷风(组诗五首)
                        白海
       惊蛰

过了这个天堑
时间便蓬松潮润了许多
天空扯起雨丝,密密麻麻
就像一张万千银丝的网
略带着料峭。缚住
形形色色慌乱攒动的幻影

面对一场巨大的布局
我真的无能为力——
只是把眼前最潮湿的那部分
用余热的胸脯孤自烘干

花开的声音

将所有的诗行从日记里放牧出去
早春的雨讯接纳寒冷的赠与
就像我们的孩子
在不期冀父母的掩蔽之下兀自取暖
挥霍生机

绵薄的诗情因了此番浩大的嬗变
侠情义胆,肝脑涂地
每一个字都是饱含深情的芽苞
所有的词都成了谦逊奔腾的虬枝
抽丝般的诗意跳跃在报刊杂志网络微刊任何一隅
都是我前世今生最赤热的
花开的声音

              春雨

窗檐下,纷乱的滴答声
最能唤醒体内沉积千年的伤痛
每当夜深人静抑或酣眠三更
总有一双巨手倒腾浑身的皮囊与骨血
清算颠沛的过去和真相

春雨的另一个神奇之处
就在于:一种力量把另一种力量轰轰烈烈地推入
背过身去的那片辽阔

最后一场冷风

可以断定:必须是最后一场冷风
它在我们的伤口纠缠得太久
还把蜷缩的老人驱遣在门窗紧闭的炉火旁
或微洒暖阳的寒墙边
独自紧抱枝头颤颤悠悠的时光

此时,需把所有的痂壳束之高阁
规整臃肿的身体和潦倒的情绪
——燕雀已在南方的归途
我们需要努力转过身去
瞭望广袤的油菜花地里,午阳把时间切割成
一块块硕大的黄金——
而我们这些草木众生,恰好久逢甘露

             膨胀

进入这个时节之后
气温回暖,大地复苏
许多事物开始渐次疯长
包括我们的血脉、目光和语调
还有足下的孤旅,手中的柄杖以及
前方的灯火

还有我们的诗境——
忽地可以容纳足够的山川鸟兽
更加旷远的一枯一荣和生死攸关
甚至膨胀到彻头彻尾的虚无

 

0条评论
我要评论
姓名*
匿名
验证码:看不清楚?